精英小说网 > 时空长河的旅者 > 第五十二章 无火祭祀场1
    妖王欧斯洛艾斯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洛斯里克二王子想要杀了他,却一直不自己过来动手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寝宫距离妖王庭院并不远。”

    苏子鱼的视线不由落在了妖王欧斯洛艾斯那后背上的诡异触须上,一边躲避着那扩散的白雾,一边暗自思量道:“难道他也怕人之脓的感染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二王子虽然体弱多病,但却还是一个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洛里安大王子是肯定不行了。

    死掉了都能复活过来,绝对是不死人,甚至情况还要更严重一点,但是二王子应该还是正常的,可以作为这个位面的生命火种保留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不远处芙莉德修女已经跟妖王欧斯洛艾斯正面交上了手,这个疯的妖王行动其实很迅捷,在它动冲撞时力量惊人,如果不小心挨上了绝对要断好几根骨头。就在芙莉德修女吸引了妖王欧斯洛艾斯的注意力时,苏子鱼也绕到了敌人的后面,随后他看到了妖王胯下那一坨圆滚滚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好像是卵蛋。

    妖王欧斯洛艾斯的正面并不能看到生殖器官,可是从后背却可以看到卵蛋,真是让人感觉有点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龙的生殖器官好像确实是可以缩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这样变成龙有什么意义呢?”苏子鱼现妖王欧斯洛艾斯的攻击手段颇为单一,除了变成龙所拥有的凡力量外,攻击手段也仅限于横扫,冲撞和结晶吐息。

    但最大的问题是他变成龙后,人类的盔甲就没有办法穿戴了。

    在看到了妖王欧斯洛艾斯胯下那暴露出来的卵蛋后,苏子鱼立刻便是计上心头,毫不犹豫地换上了另外一把猎龙枪,小心地寻找着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致命要害暴露在外面,他不动手戳爆它简直就是对不起人民群众。

    ——“雷枪!”

    因为妖王欧斯洛艾斯的行动度不慢,苏子鱼并没有汇聚阳光之枪的时间,几乎就是在他朝着芙莉德修女动结晶吐息的一瞬间,苏子鱼的掌心浮现了一柄五米长的雷枪,随后毫不犹豫地朝着妖王暴露出来的那一坨卵蛋投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在一片炸裂的电光中,妖王欧斯洛艾斯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他变成龙后确实是拥有了普通人所无法媲美的惊人力量,可是龙形态下他原本的躯体要害也暴露了出来,没有穿戴任何护甲的妖王只能依靠一层龙化的皮肤来保护自己,苏子鱼这一下可以说是直接命中要害,在一片飞溅的鲜血中,妖王整个人的躯体都剧烈地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机会!

    正前方的芙莉德修女没有丝毫地迟疑,她手中的巨大镰刀上浮现起一片黑色的火焰,整个人螺旋升空,在一片飞舞的火焰中,突然挥舞巨镰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噗嗤。

    一股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妖王欧斯洛艾斯的头颅被瞬间斩下,那因为剧烈疼痛而不停抽搐的无头尸体也缓缓倒下。

    “获得21点源力值。”

    这个敌人掉落的源力值比想象中的还要少一点,在苏子鱼的视线内,一团灵魂的光辉渐渐浮现。

    ——“妖王欧斯洛艾斯的扭曲灵魂(可炼化):妖王晚年接触到了大书库内白龙希斯的异端信仰,开始痴迷于如何变成龙,获得龙的力量,最终带来了一场可怕的灾难。炼化后获得18oo点能量值。”【该灵魂受到污染】

    噗嗤。

    芙莉德修女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拔出猎龙枪的苏子鱼,她的表情略微有些微妙,视线还在苏子鱼的下半身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目标太明显了。”苏子鱼有点尴尬地笑了笑,稍微夹紧了双腿道:“效果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如果变龙是变成这个样子,那就完全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讲真的,换一身龙的皮肤,还真没有全套的铠甲防御力更强,妖王欧斯洛艾斯的变化完全就护不住自己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来,这个世界的龙好像都看不到什么龙鳞。

    似乎是火之时代开启后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那种全身被龙鳞所保护的巨龙了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芙莉德修女伸手缓缓地推开了前方一扇沉重的大门,妖王欧斯洛艾斯的尸体在死去后便开始缓缓地消散,不过那散着出微光的粉尘却并未散去,依旧飘荡在这座地下宫殿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苏子鱼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些干枯的尸体。

    它们死去的时间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苏子鱼微微抬手掀起了那残破的布片,紧接着他看到了一个诡异的脑袋,以及一条狭长的大概有一米多长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蛇人。”芙莉德修女轻声道:“蛇是退化的龙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只是一些失败品。”

    在妖王欧斯洛艾斯宫殿的后方有不少类似的尸体,全部都有着长长的脖子,可是身体却是跟人类相差无几,在它们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龙化特征,死法上也是千奇百怪,有一些好像是被人处决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简直就是一片墓地。”苏子鱼沉声道。

    在地下宫殿的深处有很多的墓碑,应该是曾经处理过许多的尸体。

    两个人往前走了一段路,视线顿时便开阔了许多,紧接着在他们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盘腿而坐的尸体,以及尸体背后的破碎的好似王器般的盆,类似风格的东西苏子鱼前面在别的地方也见过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样了。”芙莉德修女停下脚步道。

    她转头朝着苏子鱼微微示意,接着苏子鱼便是走上前去,轻轻地伸手触碰了一下那具盘腿而坐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好似连接到了什么,苏子鱼看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,看到了一座修建在云端的恢弘宫殿,以及一头不知道有多大好似山脉般蜿蜒的巨龙尸体。

    它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,尸体已经风化的好似山石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朽古龙!”

    苏子鱼浑身一颤,喃喃道:“这个世界真的有上万米长的巨龙啊!……”

    遗留在这里的仪式魔法将一些信息传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前往古龙之顶的秘法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就当苏子鱼研究着眼前盘腿而坐的奇怪尸体时,前面的芙莉德修女却来到了一堵墙壁面前,看表情好似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芙莉德修女闻言看了一眼苏子鱼道:“这墙好像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墙?

    苏子鱼缓缓地走了过去,他伸手碰了碰前面的墙壁,感觉没什么异常,就跟寻常的墙壁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——“灵视!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还是决定相信芙莉德修女的直觉,直接开启了灵视的能力,望向了前方的这堵墙壁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!

    苏子鱼的视线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,他居然看到了那墙壁后面所隐藏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后退。”

    苏子鱼表情凝重道:“这里曾经有人布置了隔绝的结界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是一个被封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空间感知!”

    苏子鱼看到了一片漆黑无比的世界,那是暗淡的无光的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握着我的手。”苏子鱼缓缓道。

    他重新感应了一下外面的空间道标,直接牵着芙莉德修女走向了眼前的墙壁,那墙壁在他触碰的一瞬间逐渐的虚化,当两个人回过神来时,已经是出现在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来过这里。”芙莉德修女浑身一震,喃喃道。

    这地方很诡异。

    外面也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那个盘腿而坐的尸体似乎已经存在许久了,但是上面依旧还有仪式魔法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尸体背后的那个残破的好似王器般的盆也不一般,苏子鱼前面也只是在罪业之都的火焰处看过类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半位面。”苏子鱼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眸中的灵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他观察了一下四周道:“这里被封印废弃已经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芙莉德修女好似陷入了回忆中,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道:“这里是无火的祭祀场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沿着黑暗的小道一路前进。

    四周所有的一切都让芙莉德修女感到熟悉,她喃喃道:“前面应该就是传火祭祀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那里应该已经废弃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鱼闻言不由道:“这里就是你提过的那个无火祭祀场吗?”

    历史上。

    传火仪式似乎是有一次接近中断过。

    最初的传火仪式是乌薪王-葛温所起的,在那以后传火一直由神族所主导,也就是葛温德林所统治的亚诺尔隆德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数千年。

    这期间生了一次权力王位的更替,那就是洛斯里克王族接管了神族的权柄,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统治者,同时他们也承担了传火的责任。

    从那个时候开始,洛斯里克王族就已经在准备传火祭献的王子了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当初神族所废弃的传火祭祀场。”芙莉德修女喃喃道。

    妖王庭院的后面居然连接着一个被封印的无火祭祀场。

    看起来当年洛斯里克王族跟神族的交易没那么简单,必定是传火仪式的某种变化才导致了这里被废弃了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是没有无火的余烬的,他们都是后来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这个半位面很大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个人还遇到了一些活尸,甚至还碰到了穿着重甲的黑骑士,这些敌人的身上有着明显的神族痕迹,但是都已经变成活尸太久了。

    “传火曾经在这里被中断过!……”

    芙莉德修女停下脚步,表情好似有一丝痛苦,喃喃道:“前面有人!……我不记得了!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英雄古达【活尸】【污染】!”

    苏子鱼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道:“我已经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在正前方的一个广场内,中央点燃着一些不灭的烛火,而正中央则是一个单膝跪在地上的庞大身影,光是从外形看就可以判断出来他是一位神族的战士。在他的身旁插着一柄大戟,厚重的盔甲上好似缠绕着一些锁链,当注意到有人靠近时,这个魁梧无比地战士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已经活尸化的不死人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他!”

    “就在传火祭祀场!但是跟现在的他不一样!”芙莉德修女脸上的痛苦表情越明显,喃喃道:“那个时候他的身上燃烧着余火!……而且身上还有人之脓的污染!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无火的灰烬所必须经历的试炼。”

    苏子鱼表情凝重地拔出来了伊鲁席尔直剑,缓缓道:“那你之前见到的可能不是本体,只是一个燃烧后的残渣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敌人有点强。”

    这个无火的祭祀场绝对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神族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废弃这里,苏子鱼至今都无法想明白无火的余烬是怎么诞生的。

    妖王宫殿的最下层连接着这里。

    看起来他不单单是被关押,本身也在守护着一些洛斯里克王室的秘密。

    人之脓就是妖王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芙莉德修女说自己曾经也见过一个感染了人之脓的古达,这其中必然是存在着什么苏子鱼所不知道的联系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,前方已经活尸化的英雄古达直接挥舞沉重的战戟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铛。

    苏子鱼的身影被击退了数米,他重新站稳身体活动了一下筋骨,随后道:“缓过来了吗?有什么不记得的,解决完这个敌人进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英雄古达抡起沉重的战戟斩来,苏子鱼一个侧身闪避,随后挥剑斩向了对方的腰部。

    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丝丝的电光浮现,在英雄古达的身后,一柄悬浮的猎龙枪突然刺向了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一缕缕的寒风刮起。

    芙莉德修女恢复的度很快,在回过神来之后,她立刻便是握紧了巨镰,在扬起的一瞬间,冰冷的寒风伴随着一道道的冰晶扩散,直接袭向了眼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有什么问题先杀掉这个敌人再说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都让芙莉德修女感到一丝熟悉,可是偏偏她又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一丝丝的电光在苏子鱼的掌心浮现,他几乎是在芙莉德修女出手的瞬间,便召唤出来了一柄雷枪,直接朝着这个神族活尸的头部投掷而出。

    这个漆黑的半位面让他有点不安,最好不要在这里呆太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甘肃快三